雜談

1. 「香港先生」選舉涉侮辱男性

每年的香港先生都是這樣不知所謂,每年都有投訴,但就是每年都還可以辦下去。看見女觀眾和評判們過度興奮的反應,我都覺得很反感。也許就跟在女士們眼中,看到男士們以猥瑣的目光看女性的感覺一樣。而問題就出在,為何在電視節目中,女性以這種目光、態度去看待男性就好像是理所當然似的?如文中提及,換轉是香港小姐中的男士有這種反應就會被視作「咸濕」。男女沒有一刻平等過。也許就算是「人」,跟本從一開始就沒有過吧。「人」這個字,本身就是一邊長一邊短,短的一邊還要頂住長的一邊,哪來的平等?

2. 8號波停收生 會考生堅持冒風雨叩門

這事件顯現出生活在香港是多麼的幸福。8號風球按常理都知道不應逗留在街上,而是要到安全的地方。這幫學生跟家長不但在增加救護人員的工作負擔,增加校方的工作量,還要大聲問人家的教育精神往哪去,罵人沒人道又處理得慢、沒有危機意識。試問在掛起鯊魚旗的海灘游水時被鯊魚咬死,是救生員的錯嗎?打8號風球還逗留在街上又很有危機意識嗎?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想法。

3. 要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,完蛋了!

打風機場要排隊是無可厚非的事,可是因不滿排得太久而連政治都拉進來講,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。強國的子民真的是與別不同。可能是因為強國的子民不習慣要排隊吧…

One comment

  1. 貓貓 · 八月 11, 2008

    hahahaha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